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 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_绝笔之作

发布时间 : :2021-01-08 15:01:13 浏览: 75次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佚名

其他春秋战国 第115期2016-03-01 创建播放:1800次

介绍: 【画外音】公元前99年,对于司马迁来说,是一个命运多舛之年。这一年,因为李陵之祸,司马迁被处以极刑,打入大狱。出狱之后司马迁兼任了汉武帝的中书令,中书令负责把重臣的奏折呈献给太后,把太后的圣旨和意旨传达给臣子。就在司马迁兼任中书令期间,司马迁的一位好朋友任安寄信给他,要他借助兼任中书令的机会“推贤举人”。那么任...

介绍: 【画外音】公元前99年,对于司马迁来说,是一个命运多舛之年。这一年,因为李陵之祸,司马迁被处以极刑,打入大狱。出狱之后司马迁兼任了汉武帝的中书令,中书令负责把重臣的供词呈献给太后,把太后的圣旨和意旨传达给臣子。就在司马迁兼任中书令期间,司马迁的一位好朋友任安寄信给他,要他借助兼任中书令的机会“推贤举人”。那么任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他为何要寄信给司马迁?司马迁接到任安的信之后,会是哪些反应呢?河南大学王立群院长作客百家讲堂,为您精彩述说王立群读史记之《绝笔之作》。

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_王立群读史记之项羽_王立群读史记之吕后下载

任安的字叫少卿,原来是一个出身太下贱的人,任安的家境太艰辛,小的时候家境太穷,后来他做过县丞,就象刘邦一样做过县丞,由县丞后来又做到乡里的三老,古代是十亭一村,一个镇设一个三老,三老是管教化的官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 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_绝笔之作,任安也做过三老,就是他做过县丞,也做过乡里头的一个文教官员。后来由于出错,就丢了官,丢官之后,任安就到卫青的家上面去了,就是任安是卫青家的门客,古书叫“舍人”,就在卫青家上面做了舍人,就是卫青家的门客。在卫青家上面,任安因为家里面穷,没有钱去行贿卫青家的管家,所以卫青家的管家就给了任安一个差事,叫他养马,就成了普拉多。在这个时侯,任安结交了他的一个好朋友叫田仁,田仁这个人,我们在讲《巫蛊之难》的时侯,曾经讲过这个人,他就是放戾太子出城门的那个人,任安跟田仁两个人相恋,都在卫青手下做门客。但是卫青并不了解这两个人,有一次,卫青带着任安、田仁去拜访他的老主人——平阳公主,到了平阳公主家之后,就让任安跟田仁和平阳公主的骑奴在一块喝水,任安和田仁心中太不平衡,两个人做了一个惊人之举,就是任安拔下来短刀,把那种被单划断,这边坐的是任安和田仁,那边坐的是骑奴,用刀子把席刺穿,表明自己和田仁和这些骑奴绝不是一类人,这使平阳公主的管家都十分气愤。

我们通过这个小事看下来,任安是个挺有个性的人。后来呢,汉武帝派人到卫青家上面去选禁卫,就是选郎官,卫青挑了十个人,在他的一百多个门客中间挑了十个人,这十个人都是家境颇具的人,让这些人打算了服饰、马匹,准备推荐给汉武帝,但是没有选田仁,也没有选任安。当卫青把这十个人选选好以后,就在这个时侯,有一个人来了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 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_绝笔之作,这个人是个知名的宠臣,叫赵禹,赵禹来到之后,就问卫青选的人怎么样,卫青就把选的十个门客跟赵禹说了,赵禹就把这十个人召过来问了一遍,问完之后,赵禹就对卫青说了,他说你挑了十个,都是家境颇具的人,没有一个是有才的人,就是没有才气,他说这不行,你不能把这十个人,推荐给太后,他说你把你所有的门客召集过来,然后卫青就把他一百多个门客都召集过来,让赵禹来挑,赵禹一个一个地谈话,谈完之后,最终选了两个人,一个是任安欧宝体育主页- ,一个是田仁。卫青最后没有办法,就把这两个人,推荐给汉武帝了,汉武帝晋见这两个人的时侯,任安就推荐田仁,说田仁比自己能够高,田仁就推荐任安,说任安比自己能够高,两个人相互推荐,汉武帝经过考察,对这两个人都十分满意,就擢升了这两个人为官。这个时侯呢,任命任安的官就是北军监护使者,就是作为管理北军的最高高官,大家晓得,北军是汉代长安,它的都城长安的国防军,任安就做了北军监护使者,就是一个指挥官。

后来,任安又做了豫州主簿,益州就是明天山东,做了豫州主簿,任安在豫州主簿的任上,知道司马迁受了极刑之后下来,汉武帝使他做了中书令,中书令这个官实际上是臣子的秘书长,是个很重要的职务,但是武帝时期的这个重要的职务是由太监兼任的,司马迁接受极刑之后,汉武帝给了他中书令这么个职务,所以任安就给司马迁写了封信,叫司马迁借助自己兼任重要职务的机会,向汉武帝举荐贤士,司马迁接到这个信之后,心情十分复杂,司马迁没有回信,没有回任安的信。

【画外音】就象是金子总要发光一样,任安的仕途之路,就有一点这样的气味,任安寄信要司马迁推举贤才,也说明任安对于清廷有着一副热心肠,但是接到任安书信的司马迁却没有回复,这是为什么?而接下来的一件事,一下子改变了任安的命运,那么这又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呢?

王立群读史记之吕后下载_王立群读史记之项羽_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

在戾太子风波,就是巫蛊之难发生的时侯,任安跟田仁两个人都被卷到这个风波去了,田仁这个时侯做哪些官呢?田仁这个时侯做宰相司职,就是宰相手下的一个官,负责把守城门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,结果田仁见到太子带着朝臣跑过来的时侯,田仁就把城门打开,放太子逃了,结果田仁后来被杀,这是田仁。任安这个时侯是又做了北军的监护使者,任安做北军统帅的时侯,戾太子亲自去拜访北军,拿着节令兼任安来帮助他,任安接受了太子的节令,但是没有征讨,所以戾太子这个风波之后,汉武帝觉得,任安似乎接受了太子的节令,但是没有举兵,应当说没有帮助太子,所以没有处罚任安。但是不久发生了一件小事,就是任安处罚了他手下的一个官吏,这个官吏受了任安的处罚之后,就给太后写了一个报告,说任安似乎是想帮太子的。这样呢,汉武帝重新调查这个风波,认为任安是坐山观望,就是看着两侧,将来太子赢了,他要帮太子,就觉得他是骑墙欧宝体育-欧宝体育app ,所以就把任安抓上去,下到狱中,定为死罪。这一年,就是巫蛊之难的这一年,这是征和二年,公元前91年,任安就被投到狱中,而且判了死缓,而且巫蛊之难中间判死缓的人,是得不到赦免的,所以任安是必死无疑。司马迁得到这个消息之后,觉得任安不久于人世,而任安前几年,给自己写的那封信,自己仍然没有回,想到任安不久于人世了,司马迁就写了一封长信,这封信将近三千字,回复给任安,这就是《报任安书》,就是我们明天要讲的《报任安书》。

【画外音】前面王立群先生提到,司马迁在得悉任安就要不久于人世后,就写了一封逾三千字的书信,回复给任安,这就是知名的《报任安书》,就是这封书信,成了司马迁的诀别之作,也成了中国历朝史学家研究司马迁的重要史籍,鲁迅的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出师表”,就是在评价《报任安书》时提及的,那么《报任安书》究竟记载了哪些?为什么后世会有这么之高的评价呢?

大家晓得,往往人们在寄信的时侯,可以敞开心扉,说一些心中的假话,所以这封信是司马迁阐明他心灵的太真实的一个材料,那么这封信的主要内容是哪些呢?我个人觉得,整个《报任安书》就写了一个字就是耻辱的“辱”,但是这一个“辱”字,虽然是贯串全文,但是作者写,也就是作者司马迁在写的时侯注重写了三点。第一,是受辱之因,就是为何遭到极刑。第二,是遭辱之疼,就是受了这场奇耻大辱之后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 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_绝笔之作,内心的苦闷。第三,是忍辱之由,就是为何受了这么个奇耻大辱,自己才能忍出来,坚持活下来。为什么欧宝体育app ,实际上就讲他遭辱、受辱、忍儒。先说受辱之因,其实我们在读《史记》的第一篇中早已提到过,司马迁受极刑这件事情和李陵风波有关。

【画外音】李陵风波发生在公元前99年,因为外交上的失败,汉匈关系又紧张上去,汉武帝派宠妃李夫人的弟弟----贰师将军李广利联军征讨吐蕃,另派李广的儿子李陵随从李广利押运征粮,但李陵不愿这般,他向汉武帝公开提出乐意带他的五千步兵单独出战,汉武帝获批,结果在与鲜卑对战中,匈奴以八万骑兵包围李陵,经过八昼夜的战斗,李陵击溃了一万多匈奴骑兵,但因为得不到主力军队的后援,结果弹尽粮绝,在无奈中投降吐蕃。

实际上李陵风波发生之后,汉武帝心中头十分愤慨,在恼怒的情况下,向司马迁征询意见。司马迁就说,李陵这个人,据我的观察,他是一个太优秀的人才,按《报任安书》的原话来说,就是有国士之风,所谓国士就是一国之中最优秀的人,所以李陵的灭亡投降,是不得已而为之,再说了,李陵带了五千步兵,杀死的敌军远远超过他率领的部队,只是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,李陵才被迫投降。而现今有一些重臣,看见李陵投降之后,就竭力地说李陵的好话,他认为不公道,而且见到汉武帝心情很郁闷,他想替武帝宽宽心,所以他替李陵讲了几句话,这几句话造成了司马迁接受极刑。应当说李陵的征讨投降,是一件太不光彩的事情,但是这件事情上来说,汉武帝是要负责任的,汉武帝批准李陵率领五千步兵出战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 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_绝笔之作,在征战的时侯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,另外一个老将路博德,他就发觉这个事情不好,就给汉武帝上书,要求制止这场行动,汉武帝没有听,反而逼着李陵攻打,应当说在李陵攻打这个问题上汉武帝是有责任的,李陵再能打,带五千步兵出战,往往是凶多吉少的一件事情,所以汉武帝实际上派李陵出战这件事情,汉武帝是一个太冒险的一种行为,这个措施的本身,汉武帝是有责任的。那么李陵投降吐蕃这件事情,在当时来说,在汉匈作战这个阶段来说,并不是一件太了不起的事情。

我举一个人,在汉匈战争中间,有一个太有名的将领,叫赵破奴,这个人的传记,记载在《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》中间,记载了这件事情,赵破奴这个人,本来是汉军将领,后来投降了吐蕃,投降了吐蕃之后又拐回去了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 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37_绝笔之作,又回到秦国来了,回到秦国之后,汉武帝并没有处罚他,而且使他兼任了骠骑将军霍去病的随从,后来立了功还封了侯。酎金风波之后,赵破奴又丢了侯,后来赵破奴又立功,又封了侯,赵破奴是两次封侯,而且,赵破奴在第二次封侯之后,带兵征战带了两万部队,遇到突厥左贤王的八万部队,结果赵破奴又击败了,打败之后,赵破奴第二次投降吐蕃,在吐蕃那儿生活了六年,十年以后,赵破奴带着他的儿子,又跑回去了,汉朝照样接纳了赵破奴。那就是说在汉匈作战这个时期,就象赵破奴这样投过来再奔回家,像这些事情还是比较多的,当时对这件事情,作为臣子和中央政府并不太计较这件事情。但是,作为史学家司马迁来说,对这件事情,他是有想法的,所以李陵征讨投降之后,司马迁开始觉得,他只是一个暂时的,但是后来司马迁在《李将军列传》中间记载这个事情,实际上是抗议了李陵,认为李陵投降之后,李氏家族,整个家族的声誉全断送了,这就是司马迁遭辱的缘由,就是李陵风波,这是《报任安书》写的第一项内容。

第二项内容就是李陵之祸给司马迁带来的那个内心的痛楚。这一点,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间写的特别深刻,司马迁在这一段的时侯,他一连串写了一段话,这一段话写了四个不辱,六个受辱,他说一个人的受辱分为十等,十个等级,这段话的原话是这样说的,“太上不辱先,其次不辱身,其次不辱理色,其次不辱隐语,其次诎体受辱,其次易服受辱,其次关木索、被箠楚受辱,其次剃头发、婴金铁受辱,其次毁肤质、断支体受辱,最下腐刑,极矣。”这段话哪些意思呢?司马迁觉得一个人遭到的屈辱分为十等,最高的一等就是辱先,就是使你的祖先,让你的先人受辱,这是最重的一个,这叫“太上不辱先”,绝对不能否叫自己的先祖蒙受耻辱,这是第一个;第二个“不辱身”,是自身不受辱;第三是“不辱理色”,就是尊严不能受辱;第四是“不辱隐语”,就是不能语言上受辱,这是四个不受辱。那么六个受辱是哪些?第一个“诎体受辱”,就是被人家绑上去了,这是受辱的第五种;再往前,就是“易服受辱”,就把你平时的衣物脱掉,然后穿上囚徒的衣物,这叫易服受辱,这是第六等;再向上,“是关木索、被箠楚”,就是受那种刑罚,受刑,这是一种受辱;再向上,“是剃头发、婴金铁”,就是把你的眉毛剃光,然后使你屁股上带一个铁环,这是一种受辱;再向上,是“毁肤质、断支体”,就是把你的皮肤炸掉了,把你的肢体砍断了,这是第九等受辱;最下一等叫哪些呢?“最下腐刑,极矣”,就是极刑,是十种受辱中间最下一等,在他看来,这十等中间最不能接受的是哪一等哪?是第十等----宫刑。我们读读这一段话,你就明白了,司马迁把受辱分为十等,那么按照这一个判定,司马迁划这个等级来看,宫刑是他最不能接受的一种,而他恰恰的受了极刑。所以我们说这一篇《报任安书》中间写他的受辱之疼,这一段是最典型的话,他把人一生受的耻辱列为十等,而极刑是最下一等,而且司马迁是作为一个史学家,他对历史十分熟悉,他晓得历史上只要是受过极刑的人,当过宦官的人,历来不为人们所齿。在《报任安书》中间,他举了一些事例,比如说,他说卫灵公和一个宦官坐一辆车,结果呢,孔子就离开陈国了,那就是孔子不乐意见到一位国君----诸侯国的国君,和宦官同坐一辆车,这对国君来说是个耻辱。再例如商鞅,商鞅是因为一个宦官的引荐,见到了秦孝公,就由于这,秦国的臣子对商鞅,感到这个人愤慨,就是你是通过宫女看见国君的,大臣们都倍感不耻。

老王
×
全国服务热线 : 13147897890